浙大退休教授“以德养鸡”
分类:行业新闻

  仓库内还有40万只冰鲜鸡等待二次加工销售

今年新年刚结束,浙江省农业局优农中心营销服务科科长王慧智就琢磨着笔记本上的一项议程——2013年农商对接大会。谁知,三四月份爆发的禽流感,对浙江省内的家禽养殖户们打击不小,像振宁禽业这些浙江省内龙头企业更是首当其冲,王慧智顿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6月初禽流感能控制住,那今年浙江省农产品考察的第一站就要放在这些鸡身上。

  

熬过禽流感的鸡日记

  

我是一只三个月大的振宁公鸡,家住宁海县葛家村,听说,我刚破壳而出的时候,家族正经历着灭顶之灾,幸而我偏居一隅,如今也乐悠悠地长大了。

  

还记得,我刚出生那天,阿姨就在我脑袋上扎了一针疫苗,我喝口水歇了一歇,就被送到了葛大叔家放养。当然,前几周我们还只能住在宿舍里,每天定时通风,呼吸下新鲜空气,还有我最爱吃的碎玉米粒和豆粕。

  

眼见我满四个星期,就可以走出房间,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却有一个不尽如鸡意的消息,我要和朝夕相伴的母鸡们分宿舍了,饲养专家说,这是为了我们好。

  

要知道,作为公鸡的我,比较好斗,羽毛又长得慢,而母鸡们羽毛长得快,于是,虽然我们是同龄鸡,但对环境的要求不一样。

  

另外,鸡家族有可能患胸囊肿病,不过,因为性别的不同,发病率和严重程度也大不一样,我就比母鸡容易得病。所以,从鸡家族的长远利益考虑,分宿舍是必须的。

  

之后,我们每天都过着野孩子的生活,早上5、6点,天一亮,我们就倾巢出动,漫山遍野地跑,把门前刚长出的玉米秸都吃光,有的同伴长得壮、飞得高,还能尝下竹叶子的味道。除非晚上天黑了,葛大叔把宿舍的灯点亮,我们才会恋恋不舍地回家。

  

这两天实在太热了,聪明的我还是在树荫下乘凉吧,毕竟这样的好日子不长了,转眼间,我已有3个月大了,体重保持在3斤左右,葛大叔说,往后我们再怎么吃也涨不了多少分量了,但羽毛会色泽光润,肉质紧实,所以我们每天3毛钱的口粮还是省不得,如此再过一个月,我和另外一万四千个同胞就要被送走了,不信问葛大叔,瞧,那头戴草帽身穿白背心的就是他。

  

库存40万只冰鲜鸡?

  

不怕,可以再等一等

  

振宁黄鸡在大佳禾基地约有60户对接养殖户,葛云蛟就是这其中一户,今年已是双方合作的第12个年头。

  

因为有了这种公司+农户的保障形式,葛云蛟的养鸡业似乎没受禽流感的影响,那时,他手上刚好有一批振宁鸡足岁出手,新鸡苗入栏,丝毫没有打乱他一年两轮的养殖计划。预计今年收益和往年差不多,大概5万左右吧。葛云蛟看看身旁的老伴,已甚是满足。


初步统计,仅大佳禾基地一年活鸡的出栏量是120万只,其余还有七家养殖基地,在禽流感之前,振宁禽业每天可销售1万只活禽,这两天,杭州市场逐步开启,宁波地区活禽交易也已恢复近半个月,但现在全部的销售量还只有原来的四成。

  

仓库内剩有约40万只冰鲜鸡,如果仅靠门店零售,振宁禽业副总经理陈希杭并不抱希望,唯有投入批发市场或与其他企业合作,进行二次加工销售。振宁禽业董事长屠友金也深有此意,企业原本也推出过卤制塑封包装的振宁土鸡,但销售情况远不如活鸡。我们不妨等一等嘛,倒也不是很急。屠友金笃定,明年限制活禽交易后,冰鲜鸡将有一席之地。

  

所以,他眼前有个更首要的任务,就是提高企业屠宰加工生产线能力,将目前每年300万只的生产力加大到500万只,尽可能符合我们现在全部的年出栏量,为以后的发展打基础。

  

养殖户要有资格证书

  

老教授要以德养鸡

  

说起屠友金,不少业内人士都会补上一段浙江大学教授来养鸡的故事。屠友金倒不以为意,笑称不提也罢,我现在退休多年,大家称我教授,其实我是副教授,专业就是养鸡啊。

  

只不过,那时屠友金对养鸡还停留在理论管理,之后一边实践养殖一边学习,才有了海宁的土鸡革命。2000年开始,原本的科技试验推广,演变成了当地农民致富的良方。

  

很多人以为养殖、种地不需要读书,屠友金说,那就大错特错了,农业生产也需要一定素质,与屠友金合作的养殖户们,都要进过专业培训,取得家禽饲养工资格证书,方能签订饲养合同。

  

今年年近七旬的屠友金,将自己十多年的产业概括为以德养鸡。

  

本文由养鸡大棚_最新鸡鸭饲养资讯,饲养知识_家禽饲养资讯网发布于行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浙大退休教授“以德养鸡”

上一篇:如何控制鸡呼吸道疾病 下一篇:鸡新城疫病毒F蛋白的研究进展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